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规则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2015-05-29 15:56:43 来源: 点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2000年9月2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133次聚会会议通过,现予宣布,自2000年12月13日起施行。                                                                   

                                                          二○○年十二月八日 


  为了正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以下简称担保法),结合审判实践经验,对人民法院审理担保纠纷案件适用执法问题作出如下解释。
    一、关于总则部门的解释
  第一条 当事人对由民事关系发生的债权,在不违反执法、规则强制性划定的情况下,以担保规则定的方式设定担保的,可以认定为有效。
  第二条 反担保人可以是债务人,也可以是债务人之外的其他人。
  反担保方式可以是债务人提供的抵押或者质押,也可以是其他人提供的保证、抵押或者质押。
  第三条 国家机关和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元、社会团体违反执法划定提供担保的,担保条约无效。因此给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应当凭据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的划定处置。
  第四条 董事、经理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条的划定,以公司资产为本公司的股东或者其他小我私家债务提供担保的,担保条约无效。除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外,债务人、担保人应当对债权人的损失肩负连带赔偿责任。
  第五条 以执法、规则禁止流通的工业或者不行转让的工业设定担保的,担保条约无效。
  以执法、规则限制流通的工业设定担保的,在实现债权时,人民法院应当凭据有关执法、规则的划定对该工业进行处置。
  第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外担保条约无效:
  (一)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或者挂号对外担保的;
  (二)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或者挂号,为境外机构向境内债权人提供担保的;
  (三)为外商投资企业注册资本、外商投资企业中的外方投资部门的对外债务提供担保的;
  (四)无权经营外汇担保业务的金融机构、无外汇收入的非金融性质的企业法人提供外汇担保的;
  (五)主条约变换或者债权人将对外担保条约项下的权利转让,未经担保人同意和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的,担保人不再肩负担保责任。但执法、规则另有划定的除外。
  第七条 主条约有效而担保条约无效,债权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与债务人对主条约债权人的经济损失,肩负连带赔偿责任;债权人、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肩负民事责任的部门,不应凌驾债务人不能清偿部门的二分之一。
  第八条 主条约无效而导致担保条约无效,担保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不肩负民事责任;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肩负民事责任的部门,不应凌驾债务人不能清偿部门的三分之一。
  第九条 担保人因无效担保条约向债权人肩负赔偿责任后,可以向债务人追偿,或者在肩负赔偿责任的规模内,要求有过错的反担保人肩负赔偿责任。
  担保人可以凭据肩负赔偿责任的事实对债务人或者反担保人另行提起诉讼。
  第十条 主条约解除后,担保人对债务人应当肩负的民事责任仍应肩负担保责任。但是,担保条约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十一条 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法定代表人、卖力人逾越权限订立的担保条约,除相对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逾越权限的以外,该代表行为有效。
  第十二条 当事人约定的或者挂号部门要求挂号的担保期间,对担保物权的存续不具有执法约束力。
  担保物权所担保的债权的诉讼时效结束后,担保权人在诉讼时效结束后的二年内行使担保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二、关于保证部门的解释
  第十三条 保证条约中约定保证人代为履行非金钱债务的,如果保证人不能实际代为履行,对债权人因此造成的损失,保证人应当肩负赔偿责任。
  第十四条 不具有完全代偿能力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自然人,以保证人身份订立保证条约后,又以自己没有代偿能力要求免除保证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十五条 担保法第七条划定的其他组织主要包罗:
  (一)依法挂号领取营业执照的独资企业、合资企业;
  (二)依法挂号领取营业执照的联营企业;
  (三)依法挂号领取营业执照的中外相助经营企业;
  (四)经民政部门批准挂号的社会团体;
  (五)经批准挂号领取营业执照的乡镇、街道、村办企业。
  第十六条 从事经营运动的事业单元、社会团体为保证人的,如无其他导致保证条约无效的情况,其所签定的保证条约应当认定为有效。
  第十七条 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未经法人书面授权提供保证的,保证条约无效。因此给债权人造成损失的,应当凭据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的划定处置。
  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经法人书面授权提供保证的,如果法人的书面授权规模不明,法人的分支机构应当对保证条约约定的全部债务肩负保证责任。
  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经营治理的工业不足以肩负保证责任的,由企业法人肩负民事责任。
  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提供的保证无效后应当肩负赔偿责任的,由分支机构经营治理的工业肩负。企业法人有过错的,凭据担保法第二十九条的划定处置。
  第十八条 企业法人的职能部门提供保证的,保证条约无效。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证人为企业法人的职能部门的,因此造成的损失由债权人自行肩负。
  债权人不知保证人为企业法人的职能部门,因此造成的损失,可以参照担保法第五条第二款的划定和第二十九条的划定处置。
  第十九条 两个以上保证人对同一债务同时或者划分提供保证时,各保证人与债权人没有约定保证份额的,应当认定为连带配合保证。
  连带配合保证的保证人以其相互之间约定各自肩负的份额反抗债权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条 连带配合保证的债务人在主条约划定的债务履行期届满没有履行债务的,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任何一个保证人肩负全部保证责任。
  连带配合保证的保证人肩负保证责任后,向债务人不能追偿的部门,由各连带保证人按其内部约定的比例分管。没有约定的,平均分管。
  第二十一条 按份配合保证的保证人凭据保证条约约定的保证份额肩负保证责任后,在其履行保证责任的规模内对债务人行使追偿权。
  第二十二条 第三人单方以书面形式向债权人出具担保书,债权人接受且未提出异议的,保证条约建设。
  主条约中虽然没有保证条款,但是,保证人在主条约上以保证人的身份签字或者盖章的,保证条约建设。
  第二十三条 最高额保证条约的不特定债权确定后,保证人应当对在最高债权额限度内就一定期间连续发生的债权余额肩负保证责任。
  第二十四条 一般保证的保证人在主债权履行期间届满后,向债权人提供了债务人可供执行工业的真实情况的,债权人放弃或者怠于行使权利致使该工业不能被执行,保证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在其提供可供执行工业的实际价值规模内免除保证责任。
  第二十五条 担保法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一)项划定的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发生的重大困难情形,包罗债务人下落不明、移居境外,且无工业可供执行。
  第二十六条 第三人向债权人保证监视支付专款专用的,在履行了监视支付专款专用的义务后,不再肩负责任。未尽监视义务造成资金流失的,应当对流失的资金肩负增补赔偿责任。
  第二十七条 保证人对债务人的注册资金提供保证的,债务人的实际投资与注册资金不符,或者抽逃转移注册资金的,保证人在注册资金不足或者抽逃转移注册资金的规模内肩负连带保证责任。
  第二十八条 保证期间,债权人依法将主债权转让给第三人的,保证债权同时转让,保证人在原保证担保的规模内对受让人肩负保证责任。但是保证人与债权人事先约定仅对特定的债权人肩负保证责任或者禁止债权转让的,保证人不再肩负保证责任。
  第二十九条 保证期间,债权人许可债务人转让部门债务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的,保证人对未经其同意转让部门的债务,不再肩负保证责任。但是,保证人仍应当对未转让部门的债务肩负保证责任。
  第三十条 保证期间,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条约数量、价款、币种、利率等内容作了变换,未经保证人同意的,如果减轻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仍应当对变换后的条约肩负保证责任;如果加重债务人的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的部门不肩负保证责任。
  债权人与债务人对主条约履行期限作了变换,未经保证人书面同意的,保证期间为原条约约定的或者执法划定的期间。
  债权人与债务人协议变换主条约内容,但并未实际履行的,保证人仍应当肩负保证责任。
  第三十一条 保证期间不因任何事由发生中断、中止、延长的执法结果。
  第三十二条 保证条约约定的保证期间早于或者即是主债务履行期限的,视为没有约定,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
  保证条约约定保证人肩负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本息还清时为止等类似内容的,视为约定不明,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二年。
  第三十三条 主条约对主债务履行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保证期间自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盘算。
  第三十四条 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从判决或者仲裁裁决生效之日起,开始盘算保证条约的诉讼时效。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要求保证人肩负保证责任的,从债权人要求保证人肩负保证责任之日起,开始盘算保证条约的诉讼时效。
  第三十五条 保证人对已经凌驾诉讼时效期间的债务肩负保证责任或者提供保证的,又以凌驾诉讼时效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三十六条 一般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中断;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断,保证债务诉讼时效不中断。
  一般保证和连带责任保证中,主债务诉讼时效中止的,保证债务的诉讼时效同时中止。
  第三十七条 最高额保证条约对保证期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如最高额保证条约约定有保证人清偿债务期限的,保证期间为清偿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没有约定债务清偿期限的,保证期间自最高额保证终止之日或自债权人收到保证人终止保证条约的书面通知到达之日起六个月。
  第三十八条 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保证人或者物的担保人肩负担保责任。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规模或者物的担保的规模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肩负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可以向债务人追偿,也可以要求其他担保人清偿其应当分管的份额。
  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物的担保条约被确认无效或者被取消,或者担保物因不行抗力的原因灭失而没有代位物的,保证人仍应当按条约的约定或者执法的划定肩负保证责任。
  债权人在主条约履行期届满后怠于行使担保物权,致使担保物的价值淘汰或者毁损、灭失的,视为债权人放弃部门或者全部物的担保。保证人在债权人放弃权利的规模内减轻或者免除保证责任。
  第三十九条 主条约当事人双方协议以新贷送还旧贷,除保证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外,保证人不肩负民事责任。
  新贷与旧贷系同一保证人的,不适用前款的划定。
  第四十条 主条约债务人接纳欺诈、胁迫等手段,使保证人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提供保证的,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欺诈、胁迫事实的,凭据担保法第三十条的划定处置。
  第四十一条 债务人与保证人配合欺骗债权人,订立主条约和保证条约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取消。因此给债权人造成损失的,由保证人与债务人肩负连带赔偿责任。
  第四十二条 人民法院判决保证人肩负保证责任或者赔偿责任的,应当在判决书主文中明确保证人享有担保法第三十一条划定的权利。判决书中未予明确追偿权的,保证人只能凭据肩负责任的事实,另行提起诉讼。
  保证人对债务人行使追偿权的诉讼时效,自保证人向债权人肩负责任之日起开始盘算。
  第四十三条 保证人自行履行保证责任时,其实际清偿额大于主债权规模的,保证人只能在主债权规模内对债务人行使追偿权。
  第四十四条 保证期间,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的,债权人既可以向人民法院申报债权,也可以向保证人主张权利。
  债权人申报债权后在破产法式中未受清偿的部门,保证人仍应当肩负保证责任。债权人要求保证人肩负保证责任的,应当在破产法式终结后六个月内提出。
  第四十五条 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债务人破产,既未申报债权也未通知保证人,致使保证人不能预先行使追偿权的,保证人在该债权在破产法式中可能受偿的规模内免除保证责任。
  第四十六条 人民法院受理债务人破产案件后,债权人未申报债权的,各连带配合保证的保证人应看成为一个主体申报债权,预先行使追偿权。
    三、关于抵押部门的解释
  第四十七条 以依法获准尚未制作的或者正在制作中的衡宇或者其他修建物抵押的,当事人治理了抵押物挂号,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抵押有效。
  第四十八条 以法定法式确认为违法、违章的修建物抵押的,抵押无效。
  第四十九条 以尚未治理权属证书的工业抵押的,在第一审法庭辩说终结前能够提供权利证书或者补办挂号手续的,可以认定抵押有效。
  当事人未治理抵押物挂号手续的,不得反抗第三人。
  第五十条 以担保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所列工业一并抵押的,抵押工业的规模应当以挂号的工业为准。抵押工业的价值在抵押权实现时予以确定。
  第五十一条 抵押人所担保的债权超出其抵押物价值的,超出的部门不具有优先受偿的效力。
  第五十二条 当事人以农作物和与其尚未疏散的土地使用权同时抵押的,土地使用权部门的抵押无效。
  第五十三条 学校、幼儿园、医院等以公益为目的的事业单元、社会团体,以其教育设施、医疗卫生设施和其他社会公益设施以外的工业为自身债务设定抵押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抵押有效。
  第五十四条 按份共有人以其共有工业中享有的份额设定抵押的,抵押有效。
  配合共有人以其共有工业设定抵押,未经其他共有人的同意,抵押无效。但是,其他共有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而未提出异议的视为同意,抵押有效。
  第五十五条 已经设定抵押的工业被接纳查封、扣押等工业保全或者执行措施的,不影响抵押权的效力。
  第五十六条 抵押条约对被担保的主债权种类、抵押工业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凭据主条约和抵押条约不能补正或者无法推定的,抵押不建设。
  执法划定挂号生效的抵押条约签订后,抵押人违背老实信用原则拒绝治理抵押挂号致使债权人受到损失的,抵押人应当肩负赔偿责任。
  第五十七条 当事人在抵押条约中约定,债务履行期届满抵押权人未受清偿时,抵押物的所有权转移为债权人所有的内容无效。该内容的无效不影响抵押条约其他部门内容的效力。
  债务履行期届满后抵押权人未受清偿时,抵押权人和抵押人可以协议以抵押物折价取得抵押物。但是,损害顺序在后的担保物权人和其他债权人利益的,人民法院可以适用条约法第七十四条、第七十五条的有关划定。
  第五十八条 当事人同一天在差异的法定挂号部门治理抵押物挂号的,视为顺序相同。
  因挂号部门的原因致使抵押物进行连续挂号的,抵押物第一次挂号的日期,视为抵押挂号的日期,并依此确定抵押权的顺序。
  第五十九条 当事人治理抵押物挂号手续时,因挂号部门的原因致使其无法治理抵押物挂号,抵押人向债权人交付权利凭证的,可以认定债权人对该工业有优先受偿权。但是,未治理抵押物挂号的,不得反抗第三人。
  第六十条 以担保法第四十二条第(二)项划定的不动产抵押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对挂号部门未作划定,当事人在土地治理部门或者房产治理部门治理了抵押物挂号手续,人民法院可以确认其挂号的效力。
  第六十一条 抵押物挂号纪录的内容与抵押条约约定的内容纷歧致的,以挂号纪录的内容为准。
  第六十二条 抵押物因附合、混淆或者加工使抵押物的所有权为第三人所有的,抵押权的效力及于赔偿金;抵押物所有人为附合物、混淆物或者加工物的所有人的,抵押权的效力及于附合物、混淆物或者加工物;第三人与抵押物所有人为附合物、混淆物或者加工物的共有人的,抵押权的效力及于抵押人对共有物享有的份额。
  第六十三条 抵押权设定前为抵押物的从物的,抵押权的效力及于抵押物的从物。但是,抵押物与其从物为两个以上的人划分所有时,抵押权的效力不及于抵押物的从物。
  第六十四条 债务履行期届满,债务人不履行债务致使抵押物被人民法院依法扣押的,自扣押之日起抵押权人收取的由抵押物疏散的天然孳息和法定孳息,凭据下列顺序清偿:
  (一)收取孳息的用度;
  (二)主债权的利息;
  (三)主债权。
  第六十五条 抵押人将已出租的工业抵押的,抵押权实现后,租赁条约在有效期内对抵押物的受让人继续有效。
  第六十六条 抵押人将已抵押的工业出租的,抵押权实现后,租赁条约对受让人不具有约束力。
  抵押人将已抵押的工业出租时,如果抵押人未书面见告承租人该工业已抵押的,抵押人对出租抵押物造成承租人的损失肩负赔偿责任;如果抵押人已书面见告承租人该工业已抵押的,抵押权实现造成承租人的损失,由承租人自己肩负。
  第六十七条 抵押权存续期间,抵押人转让抵押物未通知抵押权人或者未见告受让人的,如果抵押物已经挂号的,抵押权人仍可以行使抵押权;取得抵押物所有权的受让人,可以取代债务人清偿其全部债务,使抵押权消灭。受让人清偿债务后可以向抵押人追偿。
  如果抵押物未经挂号的,抵押权不得反抗受让人,因此给抵押权人造成损失的,由抵押人肩负赔偿责任。
  第六十八条 抵押物依法被继续或者赠与的,抵押权不受影响。
  第六十九条 债务人有多个普通债权人的,在清偿债务时,债务人与其欧冠下注APP个债权人恶意勾通,将其全部或者部门工业抵押给该债权人,因此丧失了履行其他债务的能力,损害了其他债权人的正当权益,受损害的其他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取消该抵押行为。
  第七十条 抵押人的行为足以使抵押物价值淘汰的,抵押权人请求抵押人恢回复状或提供担保遭到拒绝时,抵押权人可以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请求提前行使抵押权。
   第七十一条 主债权未受全部清偿的,抵押权人可以就抵押物的全部行使其抵押权。
  抵押物被支解或者部门转让的,抵押权人可以就支解或者转让后的抵押物行使抵押权。
  第七十二条 主债权被支解或者部门转让的,各债权人可以就其享有的债权份额行使抵押权。
  主债务被支解或者部门转让的,抵押人仍以其抵押物担保数个债务人履行债务。但是,第三人提供抵押的,债权人许可债务人转让债务未经抵押人书面同意的,抵押人对未经其同意转让的债务,不再肩负担保责任。
  第七十三条 抵押物折价或者拍卖、变卖该抵押物的价款低于抵押权设定时约订价值的,应当凭据抵押物实现的价值进行清偿。不足清偿的剩余部门,由债务人清偿。
  第七十四条 抵押物折价或者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当事人没有约定的,按下列顺序清偿:
  (一)实现抵押权的用度;
  (二)主债权的利息;
  (三)主债权。
  第七十五条 同一债权有两个以上抵押人的,债权人放弃债务人提供的抵押担保的,其他抵押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减轻或者免除其应当肩负的担保责任。
  同一债权有两个以上抵押人的,当事人对其提供的抵押工业所担保的债权份额或者顺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抵押权人可以就其中任一或者各个工业行使抵押权。
  抵押人肩负担保责任后,可以向债务人追偿,也可以要求其他抵押人清偿其应当肩负的份额。
  第七十六条 同一动产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当事人未治理抵押物挂号,实现抵押权时,各抵押权人凭据债权比例受偿。
  第七十七条 同一工业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顺序在先的抵押权与该工业的所有权归属一人时,该工业的所有权人可以以其抵押权反抗顺序在后的抵押权。
  第七十八条 同一工业向两个以上债权人抵押的,顺序在后的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先到期的,抵押权人只能就抵押物价值超出顺序在先的抵押担保债权的部门受偿。
  顺序在先的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先到期的,抵押权实现后的剩余价款应予提存,留待清偿顺序在后的抵押担保债权。
  第七十九条 同一工业法定挂号的抵押权与质权并存时,抵押权人优先于质权人受偿。
  同一工业抵押权与留置权并存时,留置权人优先于抵押权人受偿。
  第八十条 在抵押物灭失、毁损或者被征用的情况下,抵押权人可以就该抵押物的保险金、赔偿金或者赔偿金优先受偿。
  抵押物灭失、毁损或者被征用的情况下,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未届清偿期的,抵押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对保险金、赔偿金或赔偿金等接纳保全措施。
  第八十一条 最高额抵押权所担保的债权规模,不包罗抵押物因工业保全或者执行法式被查封后或债务人、抵押人破产后发生的债权。
  第八十二条 当事人对最高额抵押条约的最高限额、最高额抵押期间进行变换,以其变换反抗顺序在后的抵押权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八十三条 最高额抵押权所担保的不特定债权,在特定后,债权已届清偿期的,最高额抵押权人可以凭据普通抵押权的划定行使其抵押权。
  抵押权人实现最高额抵押权时,如果实际发生的债权余额高于最高限额的,以最高限额为限,凌驾部门不具有优先受偿的效力;如果实际发生的债权余额低于最高限额的,以实际发生的债权余额为限对抵押物优先受偿。
    四、关于质押部门的解释
  (一)动产质押
  第八十四条 出质人以其不具有所有权但正当占有的动产出质的,不知出质人无处分权的质权人行使质权后,因此给动产所有人造成损失的,由出质人肩负赔偿责任。
  第八十五条 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
  第八十六条 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未按质押条约约定的时间移交质物的,因此给质权人造成损失的,出质人应当凭据其过错肩负赔偿责任。
  第八十七条 出质人代质权人占有质物的,质押条约不生效;质权人将质物返还于出质人后,以其质权反抗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因不行归责于质权人的事由而丧失对质物的占有,质权人可以向不妥占有人请求停止侵害、恢回复状、返还质物。
  第八十八条 出质人以间接占有的工业出质的,质押条约自书面通知送达占有人时视为移交。占有人收到出质通知后,仍接受出质人的指示处分出质工业的,该行为无效。
  第八十九条 质押条约中对质押的工业约定不明,或者约定的出质工业与实际移交的工业纷歧致的,以实际交付占有的工业为准。
  第九十条 质物有隐蔽瑕疵造成质权人其他工业损害的,应由出质人肩负赔偿责任。但是,质权人在质物移交时明知质物有瑕疵而予以接受的除外。
  第九十一条 动产质权的效力及于质物的从物。但是,从物未随同质物移交质权人占有的,质权的效力不及于从物。
  第九十二条 凭据担保法第六十九条的划定将质物提存的,质物提存用度由质权人肩负;出质人提前清偿债权的,应当扣除未到期部门的利息。
  第九十三条 质权人在质权存续期间,未经出质人同意,擅自使用、出租、处分质物,因此给出质人造成损失的,由质权人肩负赔偿责任。
  第九十四条 质权人在质权存续期间,为担保自己的债务,经出质人同意,以其所占有的质物为第三人设定质权的,应当在原质权所担保的债权规模之内,凌驾的部门不具有优先受偿的效力。转质权的效力优于原质权。
  质权人在质权存续期间,未经出质人同意,为担保自己的债务,在其所占有的质物上为第三人设定质权的无效。质权人对因转质而发生的损害肩负赔偿责任。
  第九十五条 债务履行期届满质权人未受清偿的,质权人可以继续留置质物,并以质物的全部行使权利。出质人清偿所担保的债权后,质权人应当返还质物。
  债务履行期届满,出质人请求质权人实时行使权利,而质权人怠于行使权利致使质物价钱下跌的,由此造成的损失,质权人应当肩负赔偿责任。
  第九十六条 本解释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二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四条、第八十条之划定,适用于动产质押。
  (二)权利质押
  第九十七条 以公路桥梁、公路隧道或者公路渡口等不动产收益权出质的,凭据担保法第七十五条第(四)项的划定处置。
  第九十八条 以汇票、支票、本票出质,出质人与质权人没有背书纪录“质押”字样,以票据出质反抗善意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九十九条 以公司债券出质的,出质人与质权人没有背书纪录“质押”字样,以债券出质反抗公司和第三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一百条 以存款单出质的,签发银行核押后又受理挂失并造成存款流失的,应当肩负民事责任。
  第一百零一条 以票据、债券、存款单、仓单、提单出质的,质权人再转让或者质押的无效。
  第一百零二条 以载明兑现或者提货日期的汇票、支票、本票、债券、存款单、仓单、提单出质的,其兑现或者提货日期后于债务履行期的,质权人只能在兑现或者提货日期届满时兑现款项或者提取货物。
  第一百零三条 以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出质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有关股份转让的划定。
  以上市公司的股份出质的,质押条约自股份出质向证券挂号机构治理出质挂号之日起生效。
  以非上市公司的股份出质的,质押条约自股份出质纪录于股东名册之日起生效。
  第一百零四条 以依法可以转让的股份、股票出质的,质权的效力及于股份、股票的法定孳息。
  第一百零五条 以依法可以转让的商标专用权,专利权、著作权中的工业权出质的,出质人未经质权人同意而转让或者许可他人使用已出质权利的,应当认定为无效。因此给质权人或者第三人造成损失的,由出质人肩负民事责任。
  第一百零六条 质权人向出质人、出质债权的债务人行使质权时,出质人、出质债权的债务人拒绝的,质权人可以起诉出质人和出质债权的债务人,也可以单独起诉出质债权的债务人。
    五、关于留置部门的解释
  第一百零七条 当事人在条约中约定排除留置权,债务履行期届满,债权人行使留置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一百零八条 债权人正当占有债务人交付的动产时,不知债务人无处分该动产的权利,债权人可以凭据担保法第八十二条的划定行使留置权。
  第一百零九条 债权人的债权已届清偿期,债权人对动产的占有与其债权的发生有牵连关系,债权人可以留置其所占有的动产。
  第一百一十条 留置权人在债权未受全部清偿前,留置物为不行分物的,留置权人可以就其留置物的全部行使留置权。
  第一百一十一条 债权人行使留置权与其肩负的义务或者条约的特殊约定相抵触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一百一十二条 债权人的债权未届清偿期,其交付占有标的物的义务已届履行期的,不能行使留置权。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债务人无支付能力的除外。
  第一百一十三条 债权人未按担保法第八十七条划定的期限通知债务人履行义务,直接变价处分留置物的,应当对此造成的损失肩负赔偿责任。债权人与债务人凭据担保法第八十七条的划定在条约中约定宽限期的,债权人可以不经通知,直接行使留置权。
  第一百一十四条 本解释第六十四条、第八十条、第八十七条、第九十一条、第九十三条的划定,适用于留置。
    六、关于定金部门的解释
  第一百一十五条 当事人约定以交付定金作为订立主条约担保的,给付定金的一方拒绝订立主条约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收受定金的一方拒绝订立条约的,应当双倍返还定金。
  第一百一十六条 当事人约定以交付定金作为主条约建设或者生效要件的,给付定金的一方未支付定金,但主条约已经履行或者已经履行主要部门的,不影响主条约的建设或者生效。
  第一百一十七条 定金交付后,交付定金的一方可以凭据条约的约定以丧失定金为价钱而解除主条约,收受定金的一方可以双倍返还定金为价钱而解除主条约。对解除主条约后责任的处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条约法》的划定。
  第一百一十八条 当事人交付留置金、担保金、保证金、订约金、押金或者订金等,但没有约定定金性质的,当事人主张定金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一百一十九条 实际交付的定金数额多于或者少于约定数额,视为变换定金条约;收受定金一方提出异议并拒绝接受定金的,定金条约不生效。
  第一百二十条 因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或者其他违约行为,致使条约目的不能实现,可以适用定金罚则。但执法另有划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当事人一方不完全履行条约的,应当凭据未履行部门所占条约约定内容的比例,适用定金罚则。
  第一百二十一条 当事人约定的定金数额凌驾主条约标的额百分之二十的,凌驾的部门,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一百二十二条 因不行抗力、意外事件致使主条约不能履行的,不适用定金罚则。因条约关系以外第三人的过错,致使主条约不能履行的,适用定金罚则。受定金处罚的一方当事人,可以依法向第三人追偿。
   七、关于其他问题的解释
  第一百二十三条 同一债权上数个担保物权并存时,债权人放弃债务人提供的物的担保的,其他担保人在其放弃权利的规模内减轻或者免除担保责任。
  第一百二十四条 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为他人提供保证的,人民法院在审理保证纠纷案件中可以将该企业法人作为配合被告加入诉讼。但是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的分支机构提供保证的除外。
  第一百二十五条 一般保证的债权人向债务人和保证人一并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将债务人和保证人列为配合被告加入诉讼。但是,应当在判决书中明确在对债务人工业依法强制执行后仍不能履行债务时,由保证人肩负保证责任。
  第一百二十六条 连带责任保证的债权人可以将债务人或者保证人作为被告提起诉讼,也可以将债务人和保证人作为配合被告提起诉讼。
  第一百二十七条 债务人对债权人提起诉讼,债权人提起反诉的,保证人可以作为第三人加入诉讼。
  第一百二十八条 债权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行使担保物权时,债务人和担保人应看成为配合被告加入诉讼。
  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当事人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债务人与保证人、抵押人或者出质人可以作为配合被告加入诉讼。
  第一百二十九条 主条约和担保条约发生纠纷提起诉讼的,应当凭据主条约确定案件统领。担保人肩负连带责任的担保条约发生纠纷,债权人向担保人主张权利的,应当由担保人住所地的法院统领。
  主条约和担保条约选择统领的法院纷歧致的,应当凭据主条约确定案件统领。
  第一百三十条 在主条约纠纷案件中,对担保条约未经审判,人民法院不应当依据对主条约当事人所作出的判决或者裁定,直接执行担保人的工业。
  第一百三十一条 本解释所称“不能清偿”指对债务人的存款、现金、有价证券、制品、半制品、原质料、欧冠下注APP工具等可以执行的动产和其他方便执行的工业执行完毕后,债务仍未能获得清偿的状态。
  第一百三十二条 在案件审理或者执行法式中,当事人提供工业担保的,人民法院应当对该工业的权属证书予以扣押,同时向有关部门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其在划定的时间内不予治理担保工业的转移手续。
  第一百三十三条 担保法施行以前发生的担保行为,适用担保行为发生时的执法规则和有关司法解释。
  担保法施行以后因担保行为发生的纠纷案件,在本解释宣布施行前已经终审,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审判监视法式决定再审的,不适用本解释。
  担保法施行以后因担保行为发生的纠纷案件,在本解释宣布施行后尚在一审或二审阶段的,适用担保法和本解释。
  第一百三十四条 最高人民法院在担保法施行以前作出的有关担保问题的司法解释,与担保法和本解释相抵触的,不再适用。